與父親和解 X 工安工程師 上慈

內在自我深層和解 x 小學老師 如如
2021 年 12 月 10 日
自我和解 X 烏克麗麗女孩 Olivia
2021 年 12 月 10 日

父親,代表我們生命中的陽性智慧勇敢向前、挑戰困難、支持保護家庭。
當你失去了這份後盾,斷開了這份能量的流動,你就失去了走向世界的力量。

和解,是回看自身,把愛的能量重新鏈結。
回頭看看與家的關係、與家人的關係在和解中,你將釋放內在深層的情緒枷鎖讓愛回流,靈魂得以自由

不管他是怎樣的面貌他都是我爸爸


「和解療癒心法線上課」結束那一天,伴隨著學員經歷了一場深刻的父親和解。

其實從課程開始,學員上慈就提到了父親的議題,這個議題她一直棄而不捨的願意面對,因為那曾經是感情親密的父親、那曾是帶給她美好記憶的父親。

但,那個場景如今變了。

在無法勸阻父親囤物行為的年歲裡,這份曾經在生命中重要的角色在她心中漸漸改變。

他們之間的疏離冷淡讓她難過也無法理解。

從第一堂課程中,她試著同理父親,第二次課程再次和解,她感到與父親無法溝通、兩人安靜而冷漠。

第三次,她再度面對了父親,而這份愛的意願,也帶領她更真實的面對了內心中自己生命的議題。

答案從來不在我們之外,當我們準備好挺身面對,在關係中的顯化也將轉動。

上慈的勇敢、真實的願意分享這段過程,讓同學們、其他夥伴能共同照見自我。

也因此在最後這堂課中,當我們伴隨著上慈完成她的過程,其他幾位女學員也跟著說出,她們的家中其實也有同樣的遭遇。

這讓我們更加要警覺,當年歲流轉,曾經為一家之主的父親漸漸放下工作的角色、漸漸放下養家的職責。

他們的生命認同要何去何從?

漸漸的,失去身份成為了一道密閉自己的牆,那道牆,用著外面撿拾的物品,由父親自行搭建起的一個保護塔,
訴說著:「我希望我還是有用的」內在心事。



學員上慈的分享:



我爸爸呢,他有很嚴重的儲物症。

曾經我家四樓跟地下室完全堆滿他撿回來的東西。

(我家地下室可以停兩部汽車外加摩托車沒問題 就知道多大!)

過去曾直接叫回收場大貨車來載地下室,回收東西的清過無數次家裡。(還會撿大型傢俱回來。)

經常因這事情而爭吵,然後也常使用撿的東西(破爛衣服鞋子等來穿)

在和解療癒心法課中,才赫然發現爸爸撿東西有些特殊原因,原來,他藉由撿東西證明自己仍有價值,

不然他一直會覺得自己空空的。

在課程中,Hsin老師問到,爸爸是不是藉由穿撿來的物品,來覺得自己跟撿回來的東西一樣,雖然是老東西、破舊、雖然人家不要了,但其實還是有價值的,讓他覺得跟那些撿回來的東西是一樣的,希望還能保有自己的價值。

在過程中,透過同學來扮演爸爸,同學回答了「嗯。」當下聽到真的很心痛及心疼!

我希望能像以前學生時期常跟他聊天有好多話題可以講。

在課程後,我直接約爸爸聊,稍早我們坐在一起,他回了我好多話,雖大多數都還是我在講,但我也跟他說了我內心的不滿,還有真實想法,一切我都極度坦承。

當他撿那些東西時,我覺得丟臉、不想承認他是我爸爸,我很誠實說了,同時也跟爸爸說:

「不管怎樣你都是我的爸爸!」

也向他說,希望可以像以前聊天,爸爸答應我了!

對於他的一些習性我覺得不好的部份也直接說出了我的擔心,但表示選擇權在於他自己、會尊重他。

真的好久沒有我們之間那麼近的感覺了!真的很感動(我再去哭一下)超感謝大家的!

還有Hsin老師的引導等,真的看見好多深層部份,上這個課真的太棒了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